首页 > > 国内商业卫星星座的赛道是否很宽?

国内商业卫星星座的赛道是否很宽?

今天是猪年开工第一天,商业航天界又开始热闹起来。有人打趣给国内低轨窄带物联网星座项目提了副对联,本侠觉得颇有趣味,放在文首供大家娱乐。

据行云侠初步统计,2018年中国商业卫星公司披露了众多星座计划。

▲国内主要卫星星座统计

这些星座计划总数已达3432颗,可谓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也标志着国内星座竞赛的发令枪已响。如果这些卫星能逐步发射,中国商业航天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这无疑是令人激动的。但卫星星座建设的复杂性,使大部分业内专家对当前的星座计划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国内卫星星座主要有通信、导航、遥感三类。下面以低轨通信星座(含低轨宽带互联网星座和低轨窄带物联网星座)为例来分析。

2018年,通信卫星星座项目国家队纷纷成立。3月15日,航天行云科技有限公司在武汉正式成立。4月26日,航天科工空间工程发展有限公司在武汉正式成立。11月30日,东方红卫星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在重庆正式成立。此外,中国电科也在牵头建设“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12月26日,中国电科38所与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签署了“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先导试验网络天基骨干节点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一般来讲,国家队的行为都代表了国家的意志。这是必须要关注的重大信息。而且集中力量办大事,也是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经验和做法。

著名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在一次民间沙龙中提出,卫星互联网星座项目投资巨大,动辄数十亿元,风险和挑战并存,建议采用“北斗模式”,由政府组织投资建设。黄志澄认为,国外发展卫星互联网星座的均是商业部门,追求的是互联网接入直接或间接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但是卫星互联网星座除了商业用途之外,不应忽视其具有的公益属性。因此,建设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由政府组织协调、企业分工合作的大型卫星互联网系统切实可行,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具备重要的战略价值。

航天科技集团研究员何善宝也曾指出,未来我国最多只有一个低轨宽带星座系统能够在市场中生存下来。因此,最好能以各家共同建设、共同发展的模式,最大程度节省资源、降低成本。研究员闵长宁从频率的角度进一步指出,当前我国低轨宽带星座系统频率申报和使用形势很不乐观。世界范围内有19个全球范围的低轨宽带卫星系统,如OneWeb、StarLink等,申报了Ka、V等多个频段,覆盖了所有低轨道高度。低轨卫星与高轨卫星可以做到频率兼容,但是需要从基础理论研究到工程实施建立一整套方法。低轨卫星之间的频率干扰问题很难解决,如果有一个使用Ka频段的低轨卫星通信系统建设完成,就更加难以协调。

目前民营卫星公司从事低轨通信星座建设的积极性非常高,比如银河航天和九天微星分别提出900颗和872颗卫星的计划,卫星数量超过国家队星座计划数量,这是令人兴奋的。但在建设卫星星座的赛道上,民营卫星公司如何突围,也是需要周密思考的。

有业内专家提出,国内低轨通信卫星星座存在重复投资的苗头。对此,本侠不完全赞同,本侠认为任何有利于中国低轨通信卫星星座建设的探索都是必要的、有益的,毕竟我们还没有现成的星座,很多关键技术需要去攻克,不同的技术路径也存在优选的过程。有的业内专家认为,国家队拥有低轨通信卫星星座相关的技术基础,但几十年来尚未完成中国低轨通信卫星星座的建设,这就是民营卫星公司建设低轨通信卫星星座的逻辑,这种说法无疑是有道理的。

2018年,美国Orbcomm公司宣布将与中国本地企业合作,提供卫星物联网服务及解决方案,意图抢占卫星物联网市场;国内民营商业卫星公司欧科微和九天微星都已陆续发射首颗卫星物联网技术验证星,这对参与国际竞争也是非常必要的。

本侠认为,国内低轨通信卫星星座项目重要的不是竞争的问题,而是如何密切合作的问题;应以与国外低轨通信卫星星座形成有效、有力竞争为目标,联合起来、优势互补、以“快”制胜,推进频率资源共享,快速构建中国的低轨通信卫星星座。

上一篇: 罔腰变性爸怒「断绝父子关系」 等8年破冰带准老公「回娘家」

下一篇: 宽条纹or细条纹,格调不同的搭配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最近回复